工艺记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艺记忆
母校随忆
信息来源:校庆工作委员会发布日期: 2018-05-28 浏览次数:

前几天接到蔡老师电话,母校将举行六十周年庆典活动,要征集有关母校的文章,提笔在手,往事历犹在目。

镜头推移到1992年,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家人的支持,以优异的成绩顺利通过了艺术科文化科的考试,考上了广东省陶瓷学校,由于广东省轻工厅与江苏省轻工厅的互为委托培养协议,我们一批来自陶瓷产区的老广被送到千里之外的江苏省宜兴陶校就读,就这样机缘巧合的与宜兴陶校结缘,美丽的陶都便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当年去上学,交通十分不方便,第一次出远门的我,心情无比激动,一路的憧憬,一路的新奇,离家赴校入学足足用了三天时间。学校坐落在江苏省最南端的宜兴市丁蜀镇,小镇历史悠久人文荟萃,是名闻天下的紫砂陶原产地。这里河湖交错、水网纵横,田园村舍、如诗如画。这里让我第一次领略到“小桥流水人家”的江南水乡景致,风格与家乡的岭南建筑迥异。老陶校在104国道旁,占地虽不算大,但也错落有致,教学设施齐全,典型的江南建筑,校园内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我学的是陶瓷美术专业,教室分在学校南面教学楼三楼的楼梯边上,陌生的校园,陌生的老师,陌生的同学,青涩懵懂又不可或缺的陶校生活便在这一切的陌生中全新开启。

张志安老师大家不会陌生吧?我们陶校美术专业的创始人,他朴实憨厚,书画皆精,诗词文章无不通晓,在学校乃至宜兴都享有极高的名望。他教授我们的书法和国画课,讲课认真负责、风趣幽默、条理清晰。学书法叫我们学“晋唐古法”根植前人大家,多临帖读帖,更要临创结合;学国画则要“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艺术创作来源于对大自然的师法,要把自然美转变为艺术美。他带我们出去写生,直接把大自然当作课堂,那时我们最喜欢上的就是张老师的课。我的书法国画基础比较好,完成的作业经常当作范画贴在黑板上被老师加以讲解。课后我经常主动请教老师,一来二去就跟他建立起了很好的私交。老师淡泊名利,生活布衣蔬食,工作却孜孜不倦。在校园,总可以看到他骑着一部老式自行车进进出出;在饭堂,总可以看到他和学生们一起排队打饭;在办公室,总可以看到他伏案台前,通宵达旦地写写画画。张老师作画多以斗方小品,题材不外瓜菜果蔬、家鸡野雉和鳞甲鱼虫,犹擅画鸡,且画鸡全国闻名。如“莫嫌世上多风雨,一生都在旅途中”“生物有生存的艰难,自然也有生存的欢乐”“鸡生蛋,蛋生鸡,万古绵延无尽期”,尺寸之地虽聊聊数笔,皆信手拈来且神韵天成,显露出他深厚的笔墨底蕴、渊博的文学艺术修养和朴实的生活状态,每一件看似平淡的作品中皆蕴涵着老师至善至真的艺品人格。毕业后回广州工作,我们保持书信往来和电话联络,老师每有新作品集出版都会签上名字分享与我,后来开画廊,他帮我题写工作室和书房斋号。今天是5月12日,是汶川大地震十周年,也是张老师去世八周年祭,斯人已逝,但恩师的音容笑貌,还不时在脑海浮动,艺品师德更是每时每刻影响着我的工作和生活。

另一位,与我有着很深渊缘的导师,便是博才多学温文尔雅的蒋新安老师,现在也是宜兴很有名气的工艺美术大师了,当时蒋老师是美术教研室主任,教我们的工艺美术史、陶瓷艺术造型、包装设计等课程。老师上课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课程安排非常丰富,带我们图书馆看书找资料,到陶瓷博物馆看文物学陶瓷史,下紫砂厂陶瓷厂看生产制作流程。老师治教严谨,为人和蔼可亲,我经常带着稚嫩的作品去老师家里讨教加蹭饭,他看我对紫砂陶情有独钟,便让我学以致用,帮我接陶瓷制作的小活计,如:紫砂泥绘、釉彩、陶刻、小雕塑……活计少了自己搞定,多了组织班上同学一起合作完成。利用休息日勤工俭学,能赚够整个学期的学杂费,大大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正是老师的倾力引导,培养了我对紫砂陶制作的浓厚兴趣,提高了紫砂陶艺的制作水准,对日后的陶艺创作和施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毕业后,还持续得到老师的无私教诲,并拜入老师门下,系统深入学习紫砂陶艺设计制作,跟着老师到全国各地博物馆美术馆参加陶艺展览、开设讲座。

母校的每一位任课老师都给我留下独特的印象且多有私交,兰质蕙心的吴勤姿老师(班主任),时尚优雅的蒋雍君老师(陶瓷装饰),口若悬河的蔡力武老师(平面构成),沉稳睿智的李斌老师(素描色彩),不矜不盈的汪国琴老师(工笔),一丝不苟的杨小兰老师(写真),活力四射的范卓群 老师(摄影)……还有才华横溢的曹干老师、别具一格的叶永平老师和激情飞扬的徐飞老师,他们三人后来调入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任教,同在广州的我,经常到老师那聆听教诲,一起学习交流,一起合作项目。

洋洋千言,虽无华丽的词藻,但却情真意切!四年的陶校学习生涯,与陶都结下不解之缘,与老师结下深厚之情,与同学结下莫逆之交,与艺术结下创新之源。

感恩母校,祝福母校!

感恩老师,祝福老师!

(作者:郭海坤,96届校友)


上一篇:忆张志安老师
下一篇:紫砂缘 江南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