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记忆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工艺记忆
紫砂缘 江南梦
信息来源:校庆工作委员会发布日期: 2018-05-23 浏览次数:

1990年秋,我怀揣梦想走进了江苏省宜兴轻工业学校,开始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四年求学生涯。之所以选择轻校,是因为它地处江南,江南给我的最初印象来自于古诗词里对江南的描写,小桥流水,粉墙黛瓦、绿柳映红,烟雨朦胧,才子佳人,风情无限,令人魂牵梦萦。

我们从广西出发,经过了三天两夜的长途跋涉,行程两千多公里,一路颠簸来到了宜兴。到了学校一看,却与我们想象中的相差甚远,很是失望。学校不是在宜兴县城里,而是在丁山镇一个叫汤渡的村上,这里没有苏州园林式的校园,部分教室和宿舍还是七八十年代时建的平房。洗澡得上公共澡堂,这对于我们南方人来说是异常别扭的。最令人不适的是这里冬天刺骨的阴冷,老广们大都长冻疮,肿得像胡萝卜一样,奇痒无比。

不过很快,当我们慢慢适应下来之后,发现宜兴原来是如此之美。春雨绵绵时,蜀山老街、画溪桥畔、东坡书院到处是一幅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竹海清幽,玉女潭水清澈冰凉足可消暑一夏。仲秋之夜,太湖边听涛观月,九九重阳,登南山也可望远。下了课,到学校边上小店的切点猪头肉,烫壶黄酒,就是寒冬里最奢侈的享受了。那时的校运动场上,老广们绝对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他们代表各自的班级在赛场上奋勇拼搏,取得辉煌的战绩,彪炳史册!那时的校园就是一个“青苹果乐园”,歌声从未断过。记得有一次在阶梯教室里举办全校卡拉OK大赛,我用粤语唱了一首《恋曲1990》,顿时博得了满堂彩,也许是那时江苏的同学们对粤语歌很是追捧的缘故吧。因为年轻,总有着一颗“驿动的心”,毕业离别时不免感叹“分手总要在雨天”,以至于多年以后,每每念及“当年情”时,都会感触良多,“如果再回到从前”,那该多好。

那时轻校的学习氛围是很浓郁的,课程安排也很合理,特别是美术专业,除了轻工美术必修的课程外,还有中国传统书画等课程。我们很庆幸,有张志安、陈建平、蒋新安、史国富等一批经验丰富的老师来给我们上专业课。其中张志安老师给我印象最为深刻,他是一个典型的中国传统文人画家,生性淡泊,虽才华横溢,却从不恃才傲物,对待学生,总是那么谦虚平和。张老师治学严谨,诗书画印无一不精,作品形神兼备,意境深远,颇具石涛、八大之遗风。记得上书法课时,张老师拿了一本油印版的王铎行书字帖给我临,彼时年少,未能领悟老师的良苦用心,至今也未得其法。但从那时起,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根基就在我心中深深筑牢了,这让我在以后的工作生活当中受益匪浅。正是得益于轻校老师们的悉心培养,从轻校走出来的老广们,不管是从事本专业或是从商从政,大多数都有着不俗的表现。

宜兴是我的第二故乡,二十多年过去了,那股浓浓的紫砂情结至今仍难以释怀。在广西,我一直致力于紫砂文化的推广,因为紫砂,近年来又与母校走在了一起,2016年8月,我与母校的老师校友们做了一次很好的互动,在广西玉林市博物馆举办了《紫玉文心一一蒋新安师生紫砂艺术作品展》,共同开启一段关于紫砂的艺术之旅,让母校与广西学子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又拉近了。借此母校六十华诞之机,我们广西学子祝愿母校桃李芬芳,群星灿烂,前途似锦!

 

(作者:李长江,94届校友,现为广西玉林市博物馆馆长)

 

 

 

 


上一篇:母校随忆
下一篇:从陶都工业大学到无锡工艺职业技术学院